连云港地暖|连云港九春科技电地暖——连云港 电地暖 ,供暖,中国地暖网,电地暖,·索泰对流式电暖器, 地暖网,地暖管,天安地暖管怎样维修,地暖公司 ,美国原装MARKEL,电热毛巾架,碳纤维地暖,养殖采暖,内外墙节能保温,太阳能地暖
 
 
·《呼唤春节典型标志物...
·安泽电地暖...
·牲口分娩舍和保育舍...
·索泰对流式电暖器...
·美国原装MARKEL...
·电热毛巾架...
·建院未来城王女士新居...
·连云港春季房产交流会...
·中茵名都刘先生新居开...
·近期安装工程...
·安泽电地暖缘配港城地...
 
 
郭生白:论中医复兴是历史的必然是人类的选择
    

郭生白:论中医复兴

  中医复兴是历史的必然,是人类的选择,是中华医学与西方医学百年较量的结果。我有充分的证据来说明这个论断。

  任何一个文化体系的复兴,都是在发展中的复兴。没有发展而妄谈复兴,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今天的中医与昨天的中医已经发生了变化,已不再是昨天。中医没有系统的理论;中医的理论是模糊的、随意的;中医是不可复制的;中医是玄奥难以理解。……种种对中医的议论,中医自己都不能回答。百年以来在沉默的思考之中。

  中医的命运与中华文化的命运是相同的。近百年之中两次被政府官员提出封杀,但这不可怕。中医背后是人民的支持。近年又有一次封杀,是某几个人的一场闹剧而已。然而,最可怕最可恶的是由一些人精心设计的消灭中医的阴谋:暗下刀子,肢解,杀死中医。这不是耸人听闻。这是人人看得见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已经实现了计划。

  我请大家想想看:中医自从萌生时便是医家与药家为一人。医家治病采药、制药、处方、加工炮制集于一身,这样才有中医不断的发展。在2600年前有了《内经》与《本草经》的出现。东汉建安年代伤寒流行,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出现。中医由经验医学发展到人体生命本能医学。清乾隆年代流行瘟疫,有了吴鞠通的《温病条辩》和叶天士的《温热经纬》的出现。发展了中医的病种与方法系统。上世纪五十年代,河北流行“乙脑”,蒲辅周先生治疗167例全部治愈,没有后遗症,是用了《伤寒论》的方法,本世纪03年邓铁涛先生治“非典”50余例全部治愈,没有后遗症,是用了温病学中的方剂。如果中医不是医与药集于一人,绝没有仲景的伟大成就,吴鞠通、叶天士的医学贡献。医学家、药学家在同一个大脑中工作是中医的一大优势。而阴谋家看准了这一点,于是在中医药大学中把中医腰斩,学医的不学药,学药的不学医。从此中医的大脑被切去了一半。这是阴谋家的第一刀:腰斩。

  中医的思维来自于中华的根文化,来自“天人合一”的合一性与和谐性。中医对生命的思维,对疾病的发生,对疾病的治疗,对药物、方剂的选择、组织都是用均势、平衡的和谐思想,是顺应自然规律行为的。所以中医无不可治愈之病,是道与德合一的和谐医学。而阴谋家看准了和谐理念是中医的灵魂,于是让他先学习两年西医,而后再学两年中医。在两年西医的课程里,学生已经装满了对抗理念、分割理念,在微观世界看生命,在物质的量变上看生命等等基本观念。后两年学中医时,和谐理念、宏观世界、整体观念,顺应自然法则等等中医的基本思想已格格不能进入。这些人名为中医,其实没有中医,只是最低级的西医而已。因为中医的基本观念,和谐思维,整体思想……已被暗暗地抽走了。这是阴谋家谋杀中医的第二刀:割去了中医的和谐理念,整体思维,中医没有了自己的思想。这是最恶毒的一刀。

  不仅仅如此。中医的一部《本草经》,被篡改为每味药先是大篇幅地讲分析为某化学单物质,可以抗什么、抑制什么,完全成为化学药,丝毫没有了中药的味道,只是后面有几笔治什么病,被新编为中药学。一打开便闻到一股“废医存药”的味道。这是砍向中医的第三刀。这三刀足可以致中医于死命。

  不仅仅如此,所有对中医的一切规章,都是不许中医生存,变中医为西医的硬性方法。这足以证明,中医的命运五十年来完全掌握在西医手中。而西医又在谁的掌握之中呢?

  中医的百年坎坷,五十年痛苦地思考着自己,在冻土中孕育着生机,等待春雷的发动。人总是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中医何其不然。请看当今的祖国,高血压患者人数一亿六千万;糖尿病患者六千万;肿瘤患者每年死亡六百万至七百万;亚健康占总人口百分之七十点六。只这四个病,累计已达十一亿以上。这是逐年递增而来,还会逐年递增而扶摇直上。这个健康危机是历史所无,今天独有。怎么办?这些人都在吃化学药。我们每年用的化学药有多少是进口的?今天的这个主导世界的医学体系对今天的健康危机有没有责任呢?对今天的健康局面有没有能力改变呢?能不能克服你自己的药源性疾病、医源性疾病呢?能不能改变你自己命名的终身服药,终身病为可愈的病呢?你的基因工程能不能改变人类的健康危机呢?到什么时候、什么年代才能实现这个基因梦想呢?人民在死亡的痛苦中等待到什么时代呢?没有人回答,却有人思考着这一切。

  今天这个健康危机的现实,是历史上第一次,历史已向世界各民族的医类发出了求救的信号。谁没有药源性、医源性疾病,谁能使亚健康以及各种功能性疾病,包括那些“终身服药”的病恢复健康,使传染病的预防与治疗更加快捷、简单、有效、安全、廉价,谁是胜利者。当然,中医,只有中医,发展了的中医是这次的胜利者。

  在历史的痛苦呼唤中,中医在痛苦中站起来了,要走进这个考场中,捧出中华民族的和谐文化,捧着创建和谐社会的春雷,要为人民的健康鞠躬尽瘁,死而不已。

  这便是历史对中医复兴的必然性。

  发展的中医是复兴的内在因素,这很重要。中医有没有生存能力,有没有复兴的能力,是决定中医能不能复兴的最根本的条件。

  中医的发展在历史上,每一次都是在历史的机缘中发挥了自己的内涵。第一次在东汉建安年代流行伤寒,张仲景一部《伤寒杂病论》问世,把中医从经验医学提升到“生命本能”医学的高度。中医的第二次发展是清乾隆年代流行温病,吴鞠通、叶天士等有《温病条辩》和《温热经纬》问世,发展了中医的方法系统。而今天与历史的不同之处是慢性功能性疾病对人类的挑战。往昔的中医在心脏病、糖尿病、肿瘤等疾患方面也是薄弱部分,这是中医自身的不足。第二,中医自《伤寒论》问世以来,因为读懂它的人很少,但受《伤寒论》的影响中又发生了众多流派,各持一得之见自立门户,各逞一家之言。以致中医理论芜杂难学,没有系统理论,而有的理论概念不清,随意性、模糊性都很严重。理论如此,而行为也无不如此。中医常因此被人耻笑。中医不是完美的,但却正因为其不完美而才能完美。

  五十年的痛苦思考,中医从“伤寒论”中走出一个“生命本能系统理论”。“本能系统论”诠释了中医的核心思想。对中医的整体观念,辩证施治、治未病、模糊理论、不可复制……种种质疑都给予圆满的回答。并且对传染性疾病及慢性功能性疾病发生了令西方难以置信的临床效果。你想得到吗?流行性感冒一剂药便可痊愈?高血压、心脑血管病、糖尿病及其所有并发症一张方剂便可治愈,并且其所有并发症也随之消失,发生系统痊愈效应。而且息肉、囊肿等各种肿瘤都可以在自身本能系统中被溶解而排出体外,已成为事实。中医的本能系统医学已成功把现代医学判定不可逆转的变化发生绝对逆转。……如果在一个病例上得到了什么成功,用几句话可以说出来。一个医学体系在“道”上有了什么发现,那不是一篇文章可以概述的。我今天只是同关心中医复兴的朋友们透个信,详情在《本能系统论》、《说白伤寒论》、《中医本能系统方法论》三个小册子中皆有道及。说到这,我有两句话,奉告诸位:中国和希腊,东西西方在两千四百年前,在医学上十分一致。中国在《内经·六微旨大论》中说:“升降出入,无器不有。非出入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无以生长化收藏。”中国人提出人体与大自然都有一个相同的本能系统。而形成了升降出入内外调节的生命本能系统理论。到八百年后,东汉建安年代张仲景创造了《伤寒杂病论》一部本能方法系统,形成了中医的生命本能系统医学。而在与《内经》差不多的时间中,希腊人希波克拉底也同样发现了人体生命本能是医学的根本。希波克拉底说:“病人的本能就是病人的医生,而医生只是帮助本能的。”希波克拉底与张仲景在医学上的观念是一致的。希波克拉底的话,简直就是说张仲景本能方法系统临床的具体行为的。这个东西方医学竟然是这样的如出一辙。可惜,张仲景的是人体生命本能方法系统,而希波克拉底却没有形成完整的理论,特别是没有方法。所以东方人传承了下去,而希波克拉底却没有传承下来。而西方医学竟走了一条违悖生命规律的路,走入化学、还原分割,在微观世界里寻找生命的路。西医走上了与中医相反方向的路。从哲学方法中看中、西医学,中医是用整合的方法看生命,在宏观世界中认识生命、顺应生命法则,完善生命,是和谐的医学。西医是用分割的方法看生命,在微观世界中认识生命,用对抗的方法改造自然、取代自然,是对抗医学。这是哲学方法的不同,不是优劣的比较。二者都是以保护生命为目的,以此为方法而已。

  但是不同的方法则有不同的结果。我们可以用实际案例来说明方法的重要性。

  例如,流行性感冒:体温发热39-40摄氏度,头疼、腰疼、身疼、骨节疼痛而喘。现代医学中常用酒精或冰袋物理降温,或用激素退热,(03年“非典”是用大剂量激素退热)其结果则是发生肺炎,或肺感染,后果很坏,虽不死也留有后遗症。

  中医却不是退热。中医认为发热是排异本能系统的排异反应,是经营排汗的过程,这是生命本能排异活动的趋势,医生帮助本能系统,用发汗的药剂,吃下去汗排出来,病便痊愈了。这就是中医不用抗毒药而治愈病毒性传染病的道理。这也是对抗方法与顺应生命规律方法产生的不同结果。

  再举一例阑尾炎。阑尾肿大,疼痛,确认为阑尾炎后,怎么治疗?现代医学的最佳方法自然是手术切除,用些抗菌药物,可以病愈。但阑尾没有了,人体从此失去了部分组织。中医的方法不是切除,也不抗菌,而是用通血的方法,牡丹皮与桃仁使血液增强流动,用大黄、芒硝加强肠蠕动;强烈的肠蠕动,增强了肠循环能力,提高了肠腺的分泌能力。这样帮助排异本能系统,把肿大的阑尾中的有毒血液从大便排出,病愈了。这是中医的本能系统医学与现代医学两种理念,两种方法两种结果。

  我想再举两个慢性功能性病例:糖尿病与肿瘤。以此来说明慢性功能性疾病的治疗。现代医学治疗糖尿病首先是降低血糖。无论是磺脲类或双胍类,还是胰岛素都是对抗高血压的药物,至于胰岛组织对血中葡萄糖的浓度是双向调节的功能,不是一个固定的单独的活动。药学家则没注意考虑,只是作了降低高浓度,所以对于动态的血糖浓度的调节无能为力,所以在使用降糖药的过程中常出现低血糖,又要使病人吃糖来补充糖的能量。这种治疗既不能治愈糖尿病,又不能拒绝降糖药对肝肾功能的伤害。在明知不可为,又不得不为过程中眼看着并发症一个又一个的出现。高血压、高血脂、血管硬化、心脑血管疾病,脂肪肝、肾小球硬化、前列腺肥大、风湿、类风湿、溃疡不愈合……等等并发症都会先后发生。而且,所有的并发症都是在用降糖药的过程中发生的。怎么办?常常是一个糖尿病有多少并发症的患者,在医院中冠心病要去心血管科;肝病要去消化科;前列腺病要去泌尿科;眼病要看眼科;风湿病上一个科室;溃疡上一个科室……每到一个科室都给一组药。五个科室互不通声因而各自给药,发生什么化学反应,谁都不知道,只有病人的身体负责。这是对抗医学分割理念不可避免的弊端。

  中医治糖尿病则大不同于现代医学。中医对慢性功能性疾病是用自主性调节本能系统,对自己的功能性障碍以升降出入,来调节恢复原来的程序。我简单的解释一下。

  糖尿病是什么病?血中的葡萄糖的浓度持续居高。因为生化系统程序障碍,内分必紊乱。这个生化系统是最复杂、最有序的动态应变系统,是与生命同时形成的本能系统。只有生命本能自主地去调节自己,不可能在外力作用下恢复秩序。中医认识了生命本能系统的升降出入内外调节以后帮助自主性调节完成了自主性调节,恢复了原有生化程序。糖尿病痊愈了,而且是在一个“生化汤”方剂中,血糖、血脂都恢复了正常值,同时所有的并发症都消失了。这种对各种慢性功能性疾病打破了终身病的神话,发生了痊愈的系统效应,只有本能系统医学才能有,也只有生命本能系统理论才能解释。我必须再说一个中医治“未病”的问题。有记载扁鹊的大哥治“未病”。但治“未病”的大医各代都有传说,只是没有传承。本能系统医学的出现,治未病理论、方法、相应成熟,而且可以在短时间传承下来,去为广大的“亚健康”患者恢复健康,切断大病发生的源头,再治愈了大病,这不就是全民健康的实现吗!这就是中医复兴的内在动力。在健康危机中的人类在呼唤:“回归自然,重视传统医学。”生命本能系统医学从传统中走出来了,已经受到祖国人民的欢迎。我相信,希波克拉底知道他提出的“本能是病人的医生,医生只是帮助本能”的论断在两千四百年后在东方实现了,他一定欢呼:“本能医学必将是全人类的。”

  中医不是属于什么科学,中医是“道”,“道”是自然规律。中医不是什么人创造出来的东西,是人在疾病的痛苦中观察出来的,在疾病过程中认识出来的。多少代人的相继地认识、丰富、深化、总结出来的生命自然规律。中国先民称为“道”。庄子说:“大道至简”。这是不错的。本能系统医学就是非常非常安全的医学。中医不久就会向世界人民证明这一切。中医将传统的传承方式,在一年内学成大批会治未病,会治大病的中医。中医的本能系统医学体系的优势在哪儿?我直言相告:智慧与方法。

  中医是文化。中华文化的三大体系:人与自然的关系,老庄之道;人与人的关系,孔孟之道;人与自己的关系,中医本能医道。这三大文化体系都根于“天人合一”的合一性,与阴阳五行的和谐性。所以中医之道是法行天下。三大文化体系的中心是和谐。所以中医不是对抗理念。我常对我的弟子们说:

  医道出于天机,良药生于造化,

  生命在于本能,生存凭于本能。

  道以法宏,法以仁厚。

  愿将此言献于天下知我的朋友。

---连云港九春科技有限公司转摘

 
  地暖网 连云港地暖网 连云港地暖 连云港地暖公司 连云港暖气片 连云港供暖网  
  连云港装饰网 连云港装饰公司 连云港电地暖 地暖协会网 连云港地暖协会网 连云港水地暖  
  百度 google 百盛网络 连云港信息港 安泽电工 连云港政府网